新闻信息

首页>>正文内容

“要命”的菜价 “伤了”全国多地菜农

扫描二维码

  济南菜农韩进因无法承受菜价下跌而自杀的消息,近日引发人们对“菜贱伤农”的持续关注。新华社记者赴当地调查发现,他的自杀有多重因素,但今年菜价低、种菜赔本是症结之一。“受伤”的不仅仅是韩进,低菜价让当地不少菜农“保本”都难。“8分钱一斤卷心菜”事件,暴露出的恰是当下“种菜难赚钱,买菜不便宜”的流通怪圈。

  4月16日,山东济南历城区唐王镇39岁菜农韩进因无法承受卷心菜每斤8分钱的打击而自杀。此消息传出后,引发人们对“菜贱伤农”的持续关注。

  “低菜价”成菜农自杀罪魁祸首

  山东济南市唐王镇39岁菜农韩进,4月16日中午自杀身亡,留下了38岁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

  记者采访韩进亲友了解到,韩进自杀原因非常复杂。性格内向的他近两年来接连受挫,特别是今年他种植的6亩卷心菜卖价出乎他意料大幅下跌,是他走上绝路的原因之一。

  韩进之妻韩立霞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家中养殖的羊遭遇瘟疫死亡,投入的本钱无法收回。今年种卷心菜,由于土壤翻整等田间作业投入不足,卷心菜成色、质量均不如人,每斤只能卖8分钱。相比每斤约0.2元的当地市场价还要低不少,家中已欠下2万多元债务。

  蔬菜收购价下跌背后,“受伤”的不仅仅是韩进。当地许多菜农告诉记者,卷心菜今年低价格让他们损失很大。按照成本计算,至少每斤0.5元才能保本。

  “现在白菜在寿光当地根本无人问津,只能运到银川去卖,每斤卖0.2元多。除去包装钱、人工费、市场管理费几乎不挣钱。而去年的价格都到了每斤1元。”做大白菜生意20多年的寿光市孙家集街道宋家村菜农王光荣说。

  在目前我国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寿光农产品物流园,不少菜商也向记者反映,微利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万幸”了。浙江宁波菜商李志勇见到记者就连说:“惨!惨!惨!”在他的销售区,堆着6万多斤甘蓝等待出售,冷库里还存着100多万斤,收购价每斤1元,现在只能卖0.4至0.5元,已赔了近百万元。

  原因

  多重因素助推菜价“跳水”

  不仅在山东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菜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春节期间持续攀高的菜价近期为什么突然“跳水”?一些乡镇干部告诉记者,这主要受供需因素影响。济南市唐王镇镇长李延德说,从供给方面看,今年北方天气异常,一些过去在“南方菜”大量上市之后才登场的“北方菜”提前采摘上市,迅速增加了市场供给。

  再从需求方面看,近期市场上关于“大叶蔬菜更容易沾染核辐射”的传言,也使不少市民减少了对卷心菜等大叶蔬菜的消费需求,影响了销路。

  受去年冬季菜价高涨的影响,今年菜农的种植积极性明显提高,其中不乏盲目扩大种植面积。有的菜农甚至储藏了大量白菜等,准备今年上市抛售。这些都加大了今年蔬菜市场供应。加之农民小散户在蔬菜批发商面前缺乏议价能力,价格走低成为必然。

  算账

  种4亩卷心菜要折本2000元

  记者了解到,青岛平度市南村镇的姜家埠村几乎每户都种植卷心菜,4月21日,记者来到了姜家埠村,在该村刚好看到菜农齐新胜正在向商贩出售卷心菜。

  “不要说便宜了,简直就是赔死了。”齐新胜摇头说道,“我今天卖卷心菜的价格是2毛6,这还是不错的价了。”据齐新胜介绍,自己今年种植了四亩卷心菜,这四亩卷心菜的成本就要6000多元,但是从现在的收购价来看,四亩卷心菜只能卖4000元左右,“这还要保证每斤卷心菜价格都在2毛以上。”

  如此算来,即使每斤卷心菜价格都卖到2角以上,齐新胜种的卷心菜还是要折本2000元。

  反思

  挤出菜价流通中的“水分”

  面对“菜贱伤农”甚至有人因此自杀的悲剧,许多民众在同情的同时,也开始反思,为何菜价屡屡大幅波动?菜农抗风险能力如何提高?菜价流通中的“水分”如何才能挤出来?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蔺栋华分析认为,菜价下跌大部分会由菜农最终承受,而菜价上涨则由消费者埋单。当下的最大问题是流通环节过多,每道加价10%至15%以上,价格必然翻番,有的甚至上涨数倍。

  山东省蔬菜协会秘书长孙继祥表示,应利用协会组织实现小农户与大市场的对接,让信息及时传播,增强菜农抗风险能力。如引导农民“错季”种植。

  为保障菜农的利益,一些地区已开始进行尝试。如上海在去年便尝试推出了“冬淡青菜成本价格保险”,在国内率先探索建立绿叶菜成本价格保护体系。

  专家提出,权衡抗通胀和提高农民收入的关系,宏观调控要重在落实“两保”,即菜价较低时优先保障菜农利益;菜价较高时保障城市低收入群体利益。

  个别地区

  蔬菜出现滞销

  青岛――白菜价格暴跌 种植户不敢出菜

  昆明――蔬菜批零价最高差10倍

  太原――九成蔬菜价格开始下跌

  海口――4种蔬菜实行限价 菜心降幅最大

  河南――中牟芹菜严重滞销

  山东――卷心菜价格低至8分钱1斤

  湖北――嘉鱼包菜1分钱1斤无人收购

  应对

  商务部出台五项措施

  解决农产品“卖难”

  针对个别地区部分品种蔬菜出现滞销问题,商务部采取措施,缓解市场供求矛盾,帮助解决农产品“卖难”。

  一是加强市场监测,做好信息引导。会同有关部门了解掌握各地主要蔬菜品种播种面积、长势、产量、采摘时间等生产情况,及时发布蔬菜供应、需求、价格变化信息,积极引导蔬菜生产和市场流向。

  二是建立对接平台,拓宽流通渠道。

  三是开展产销对接,降低流通成本。发挥“农超对接”、“农批零对接”等长效机制作用,组织指导大型连锁企业、农产品批发市场、运销企业等与出现“卖难”的蔬菜生产大户、合作社等建立密切的产销合作关系,优先销售滞销蔬菜。

  四是组织加工转化,扩大蔬菜用量。

  五是开展蔬菜收储,调节上市时间。发挥地方政府储备和商业储备的应急调节作用,临时收储一批卷心菜等具备短期贮存条件的“卖难”蔬菜。 新华

  阎良将借信息公开

  引导菜农合理种菜

  周至的芹菜,洋县的菜花,三原、阎良的包菜,几乎一夜之间,各主要产区的时令菜,都遇到销售难。昨天记者来到设施蔬菜主产区阎良,探寻究竟。

  芹阎蔬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孙克民认为,导致时令菜滞销的主要是气候原因。阎良主要是设施蔬菜,其中包菜种植面积5000亩,“往年上市时间要比其他地区露地菜早20天左右,售价约0.8元/斤”。而今年天气忽冷忽热,包菜前期生长缓慢,成熟期较往年推迟了十多天,几乎与露地菜同期上市,失去设施菜成熟早的优势。“大量包菜集中上市,导致卖不上价”。

  油价上调导致运费上涨,也是重要原因。孙克民说,以载重量6吨的货车为例,往年从阎良运至西安,运费约300元,今年已经升至400元,成本的上升令客户难以承受。另一方面,阎良包菜大量销往宁夏山西内蒙古,因为运力不足,外销量满足不了客户需求,只能在本地消化。

  为解决时令菜滞销问题,阎良区的蔬菜专业合作社与西安市的大型超市合作,加大对产地的采购量,并在市内设立直销点,跳过中间环节直接向市民销售。通过多方努力,阎良包菜的销售量已经达到100吨/天,菜价也逐渐回归正常价位。作为阎良规模最大的专业合作社之一,孙克民说,今后将吸取教训,引导菜农调整茬口,将蔬菜上市时间分早、中、晚三批,避免过于集中。

  阎良区农林局负责人表示,除了加大面向本地和外省市场的推介、促销,从今年秋季开始,将通过分析种植结构、及时发布信息,引导菜农合理安排种植。“我们将把省内主要产区各类蔬菜种子的销售量,销售地的需求量、价格等信息,及时向菜农公布,引导他们根据市场需求合理种植”。

责编:雨非(中华粮网)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华粮网版权声明)

相关阅读

最近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