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首页>>正文内容

从《穹顶之下》看我国粮食生产

扫描二维码

2月28日,长达103分钟的公益作品《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将“雾霾”这个词,又拽到公众眼前。环境污染一跃成为当下最热门的公众话题,适逢两会敏感时刻,寓意深刻。除了空气、水和土壤,“食”也是维持人类生存的基本要素。在这个经济发展速度与生态环境破坏速度“齐头并进”的穹顶之下,口粮安全所带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比起感官能感受到的污染,隐匿在粮食等食品中的污染更可怕。往往在不知不觉中,某些重金属已经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内,并逐渐残噬人体健康。近两年不断有媒体报道,村民用自家生产的粮食喂鸡和猪,鸡不下蛋,猪不吃,所以自己也不敢吃,只能出售后到镇上买别的地方生产的粮食。镉米危机、癌症村等新名词和怪现象,就是粮食重金属污染爆发的一个个集中体现。

目前我国土地污染十分严重,有调查数据显示,我国重金属污染土地已超过3亿亩,占了我国耕地的1/6。专家表示,镉等重金属污染具有相当大的不可逆性,土壤一旦被污染,即便经过多年,对农作物的影响也可能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国土资源部曾公开表示,全国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而这些粮食可养活4000多万人。同样,如果这些粮食流入市场,后果将不堪设想。重金属污染对我国的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百姓健康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已构成严重威胁。

除了土壤污染带来 “质”的威胁,耕地资源减少影响我国粮食“量”的安全。

曾有西方媒体报道,中国的耕地面积连年减少,1996年以来已经减少了670万公顷。而莱斯特·R·布朗几年前在《谁来养活中国》一书中对中国粮食危机进行论述。他说,造成中国粮食产量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工业发展导致粮食种植面积减少,大约减少了16%左右。

致使种植面积减少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首当其冲的是东部地区严重缺水,农作物水利灌溉不足;另一方面是过去几十年来东西部地区的农田和土地沙化;还有一方面是农业用地被征用,作为居民住宅、工业用地或者汽车公路。除此之外,由于种粮收益大大低于务工收入,农村新生力量大量涌入城市,务农群体减少,导致现有耕地出现闲置。换句话来说,新时代的农村力量都去城市造“霾”了,没人产粮了。

环境因素威胁粮食安全,粮食生产同样反作用于环境。长期以来,我国过于强调保障粮食的当期供给和线性增长,虽然对保证粮食生产和供给有积极作用,却也给农业生态环境带来不小负面影响。

“保障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供给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矛盾日益尖锐。”这是“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的内容。同时,文件要求以解决好地少水缺的资源环境约束为导向,深入推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走出一条生态环境可持续的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

笔者认为要建立可持续的农业现代化道路,一方面要从法学角度思考粮食生产环境污染问题,从粮食生产节能减排、粮食生产资料安全使用管理、耕地质量保障、污染责任追究等诸多方面加以具体规制。另一方面对造成环境污染和破坏的传统生产方式进行改善,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实现对物质和能量的多级利用,减少对资源和能源的消耗,建立资源节约型农业模式。同时,切实维护种粮农民的利益,增加种粮农民的收入。

不管是环境安全还是粮食安全,都与我们的生存息息相关。守护环境和守卫粮食安全,同样的任重而道远。

(田晓玉) 责编:田野(中华粮网)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华粮网版权声明)


最近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