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首页>>正文内容

“上有顶”“下有底”小麦“新陈同价”不“偏离”

扫描二维码

总体上看,目前小麦市场“上有顶”“下有底”,箱体空间非常透明。制粉企业为降低生产成本,将不断增加新麦的掺兑比例,近期南方麦区部分地区制粉企业小麦采购就打出了“新陈同价”的旗号。

5月下旬以来,随着南方麦区收获范围不断扩大,部分地区新小麦已陆续上市,备受各界关注的夏粮收购也即将全面展开。如何把握今年夏收市场的主流趋势?笔者认为,国内小麦市场整体供应充裕,在今年新麦有效供给增加及政策拍卖底价大幅下调的大环境下,夏收期间小麦价格波动空间将会有限,主流应在最低收购价与政策粮销售成本之间箱体运行。

今夏小麦有效供给将会增加

上年夏收,由于河南南部、湖北北部、安徽中南部收获期间遭遇异常天气,小麦产量和质量受损严重,尤其部分地区小麦品质偏低,市场供给与需求匹配度不高。

市场普遍反映,高质量小麦价高难采,质次小麦价低滞销。今年小麦生产形势总体较好,新季小麦产量和质量预计好于上年,新增供给将有利于保障价格稳定。5月中旬全国夏季粮油收购工作会议预计,今年小麦收购量为1350亿斤,较上年略增。

从今年国内小麦种植品种结构看,优质专用小麦面积增加,种植品种也从原来的多而散向少而集中转变。据了解,今年河南优质专用小麦种植面积达到1204万亩,占全省小麦种植面积的1/7,其中千亩以上单品种连片种植面积占95%,种植主推“郑麦158”及“郑麦369”。河北优质小麦总种植面积也较去年增加50万~60万亩,达300万亩左右的规模,种植主推“师栾02-1”及“藁优2018”。江苏优质小麦播种面积也达到600万亩。优质小麦种植面积扩大,区域性集中度提高,利于小麦专种专收专用,增加市场的有效供给。

新麦将围绕最低收购价波动

据了解,今年湖北小麦质量好于去年,贸易商采购需求旺盛,近期河北山东河南等地的大型面粉厂和贸易商在当地蹲点收购新麦。

当前,上市量最大的为荆门地区,基层主流报价集中在0.97-0.99元/斤,容重790g/L以上的小麦折标价格在1.08元/斤左右。湖北新季小麦开秤价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考虑到最低收购价比去年下调等因素,收购价格高于早先预期。

市场反映,当前湖北新季小麦已开始大面积收割,河南南部、安徽南部、江苏南部已开始零星收割。受部分地区新小麦上市量增加及收割区域北移、运输成本下降的影响,近日华北地区面粉企业小幅下调湖北新麦采购价格。当前,山东东明大型面粉企业新麦收购价为1.16元/斤,河南新乡为1.15元/斤,较之前下调0.005-0.015元/斤。

据了解,当前湖北荆州到河北邢台汽运费已由160元/吨涨到180元/吨,河北邯郸贸易商反映,采购湖北小麦到当地的成本在1.14-1.15元/斤,而面粉厂收购价为1.16-1.17元/斤,且扣量标准严格,实际到手利润微薄,稍不留意就会亏损。

市场人士认为,小麦最低收购价既是小麦市场价格的底部,同时也是市场各方在新麦收购中参考的一个重要指标。虽然市场供需对麦价走势影响加大,但估计今年夏收新小麦价格也不会大幅偏离最低收购价这一轴心。

分区域看,南方麦区价格将会围绕最低收购价波动,北方麦区小麦价格或略高于最低收购价。分阶段看,新麦上市初期,由于市场各主体收购积极性较高,小麦价格或将呈现小幅上涨走势,但涨幅将会有限。后期随着加工企业收购了一定库存,以及储备企业轮换补库任务完成,市场的收购节奏将会放缓,小麦价格波动空间受到限制。

临储进厂成本或成麦价上限

5月22日,国家举行销售底价下调后的首次拍卖,投放量为295.83万吨,实际成交量为35.11万吨,大幅高于上期的3.64万吨,也高于去年同期的17.03万吨。

由于销售底价下调,加之投放粮源性价比优势上升,市场成交活跃在情理之中。

本次2017年至2018年产小麦拍卖成交均价为2342元/吨,较上期下降42元/吨。按照当前成交价格测算,加上出库、运输等费用,拍卖小麦到厂成本为2340~2420元/吨,

低于当前市场陈小麦进厂价

依照往年惯例,受新麦上市影响,陈麦价格多会出现下跌,估计今年也不会例外。

近期受政策性小麦拍卖底价下调及新麦上市影响,主产区陈麦价格已基本开启下调之旅。当前,河北制粉企业陈小麦收购价为1.17-1.24元/斤,山东为1.16-1.23元/斤,河南为1.18-1.23元/斤,江苏为1.19-1.22元/斤,安徽为1.16-1.22元/斤,部分地区较5月中旬下跌0.005-0.02元/斤。

市场认为,尽管新麦有一定时间的后熟期,暂时还不能大批量投入加工,但制粉企业为降低生产成本会不断增加新麦的掺兑比例,对陈麦的需求将会进一步减少,近来南方麦区部分地区制粉企业对小麦的采购就打出了“新陈同价”的旗号。

有市场人士认为,国家政策性小麦选择在夏粮收购之际下调,目的是稳定市场各方对新麦上市后的价格预期。调价后最低收购价与拍卖价的价差缩小至50元/吨,低价差使得资本炒作麦价难度加大,利于打击囤积居奇行为,同时也预示着小麦后市价格的波动空间相对有限。总体上看,目前小麦市场是“上有顶”-临储小麦到厂成本,“下有底”-国家最低收购价,箱体空间非常透明。

把握市场节奏理性开展购销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计,2018/2019年度全国小麦新增供应量13350万吨,同比增加127万吨;国内消费总量12248万吨,同比减少632万吨。预计2019/2020年度全国小麦供求结余量130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758万吨。小麦市场整体供需并不缺粮,市场主要体现在供给侧结构性矛盾上。

上年夏收,部分贸易商由于在收购期间入手价格偏高(1.15~1.20元/斤),而后期又未能在出货时把握住节奏,加之对市场的期望值偏高,导致存放了一年不但没有盈利,有的甚至还出现了亏损。

机会可遇不可求,防控风险是赢家。今年的夏粮收购工作刚刚开始,麦市正面临方向选择。由于今年新产小麦供给预期增加,加之政策性小麦降价抛售对市场利空,后市小麦价格波动空间将会受到抑制。建议各收购主体在夏收期间根据自身需求,结合本地小麦品质和产量状况,参考政策性收购价格,理性开展市场购销。尤其要摈弃抢粮赌市心理,密切关注市场购销形势,把握好收购的时间和节奏,以规避因盲目抢购而带来的市场风险。

责编:莫问(中华粮网)

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华粮网版权声明)


最近浏览